<nav id="goees"></nav>
  • <nav id="goees"></nav>
  • 在堅實基礎上求取更大突破

    2021-02-24  來源: 大眾日報 作者:

      黃少安

      2020年,山東經濟在面臨疫情沖擊的情況下,取得出色成績,為全國經濟增長和穩定作出了很大貢獻。主要有三大亮點:一是實現了3.6%的經濟增速,位居全國前列;二是在大幅度減稅降費和保障民生的前提下,實現了財政收入正增長;三是實現了經濟質量的進一步提高。

      山東省2021年工作動員大會要求,2021年全省要乘勢而上求突破、發奮圖強開新局,在新征程中邁好第一步、見到新氣象。去年的亮眼成績單表明,經過近年來的艱苦努力,山東經濟基礎更加厚實牢固、富有韌性,已迎來高質量發展的“黃金期”,應抓住機遇求取更大突破,不斷開創山東經濟高質量發展新局面。

      大基數、大困難情況下,經濟增長3.6%來之不易

     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,中國經濟全年增長2.3%。山東在7萬多億的基數上,取得3.6%的增長率,是非常不容易的。山東在疫情造成較大困難情況下實現較高增長率,主要有以下幾方面因素。

      各級黨政機關和社會各界,在有效防控疫情前提下,全方位服務于復工復產。政府調控機制和市場機制同時作用、相互促進,使得山東復工復產速度比較快,尤其是制造業,保證了就業和各類產品供應,從而保障了經濟迅速恢復正常運行、居民收入和脫貧攻堅目標實現,也為疫情防控提供了物質保障。

      針對疫情,迅速調整年度經濟計劃,在經過專家研究、測算的基礎上,政府從3月份開始,直接和間接追加基建投資,包括傳統基礎設施的改造提升和新型基礎設施建設。在特殊時期,政府基建投資增加,只要投資結構和力度控制合理,無疑是保增長最直接、最有效的途徑。

      全方位加大外經外貿工作力度,使得外貿好于預期。在世界疫情對外經外貿造成巨大困難的情況下,事在人為、抓住機遇,全年貨物進出口總額達到22009.4億元,比上年增長7.5%,其中出口13054.8億元,增長17.3%,有力支撐了經濟增長。特別是制造業,在世界疫情影響下,山東作為制造業大省,獲得了較多出口機遇,山東抓住了這一機遇,迅速修復和提升了制造業,增加了出口額度。

      同時,2020年山東在大幅度減稅降費和保障民生的前提下,實現了財政收入正增長,這也是非常不容易的。

      2020年,全國有三分之一的省份財政收入負增長,而山東是增長0.5%?陀^來說,為了疫情防控和支持復工復產,山東減稅降費力度是比較大的。全省全年各級財政累計撥付疫情防控資金180.54億元,新增減稅降費1850億元,疊加2019年出臺的減稅降費政策,全年共計減負3490億元。同時,山東是人口大省,老齡人口比例也比較高,民生保障和改善壓力大、支出多。2020年,全省全年一般公共預算中民生支出8914億元,占比為79.4%,還有一些專項的民生支出。在支出壓力比較大的2020年,山東卻能夠超預期地實現正增長,這也是2020年山東經濟的一個亮點。

      財政狀況比預期好,根本因素是經濟增長為財政提供了較豐富的收入來源,同時也離不開務實、創新的財政工作。

      財政運行上“超常應對”。為了對沖疫情沖擊,促進財政平穩運行,讓積極的財政政策更加積極有為、注重實效,山東采取了一系列措施,在“非常之年”拿出了“超常舉措”。比如,省級通過“壓、緩、停、收”四項措施收回資金162億元,各市縣也加大一般性支出壓減力度,共壓減21.3%,擠出資金保障重點;再如,全年發行政府專項債券3234億元,比上年增長97.8%,有力支持了重大項目建設;又如,管好用好661.5億元的中央抗疫特別國債、特殊轉移支付等新增直達資金,及時建立資金分配、撥付、監控全程管理和落實的工作機制,確保了資金直達市縣基層、直接惠企利民;建立財力保障、審查監控、庫款調度、發展激勵、責任追究、應急處置“六個機制”,筑牢了基層“;久裆、保工資、保運轉”的底線。

      財稅政策上“集成創新”。圍繞財政支持重點,梳理出9大類55項132條財政政策,并且優化組合。同時,還對財政支持新舊動能轉換政策等進行全面評估、迭代更新,制定出臺支持八大發展戰略的26條財政政策措施。

      財政資金上“統籌整合”。全省整合涉農資金876億元,省級整合設立120億元的科技創新發展資金、20億元的中小微企業貸款增信分險資金、10億元的高質量發展獎勵資金、5億元的居民消費獎勵資金、2億元的復工復產獎補資金,集中財力精準支持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,提高了財政資金使用效益。

      財稅改革上“攻堅克難”。特別注重通過改革來破解難題,主要是:實施財政資金股權投資改革,促使財政資金帶動更多社會資金投向重大項目;深入實施預算管理改革、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;深化政府采購制度改革、提高采購效率;扎實推進國有金融資本管理改革;積極推進行政事業資產管理改革;穩妥推進政府債務管理改革。這些改革對提高財政收入、減少資金和資產流失、提高財政資金使用效率和節約支出,都產生了明顯成效。

      較高增長率的同時,實體經濟質量有了實質性提高

      山東經濟歷來以實體經濟占優,制造業、能源產業、農業、海洋產業構成了經濟結構的主體,也成為我國經濟體系的重要“底盤”,對中國經濟舉足輕重。

      2020年,山東能源結構進一步優化、全面完成減排目標,經濟增長質量也有了明顯提高,主要表現在:

      高新技術產業比重明顯增加。其中,新一代信息制造業、新能源新材料產業、高端裝備產業、高端化工產業增加值分別增長14.5%、19.6%、9.0%和9.5%,分別高于規模以上工業9.5、14.6、4.0和4.5個百分點。高技術制造業快速發展,實現增加值比上年增長9.8%,增速高于規模以上工業4.8個百分點;高技術服務業營業收入增長11.7%,高于規模以上服務業9.1個百分點;其中高技術制造業和服務業投資分別增長38.1%和8.4%。新型消費加速崛起,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增長17.5%,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13.8%,比上年提高4.2個百分點。外貿新業態蓬勃發展,跨境電商務進出口138.3億元,增長366.2%,其中網購保稅進口增長22.5%;跨境直購出口增長101.6%,市場采購貿易方式出口增長84.5%。

      投資穩步增長的同時,投資結構進一步優化,為經濟持續高質量發展提供了后勁!八男隆苯洕顿Y增長18.7%,占全部投資比重達51.3%,比上年提高6.5個百分點;高技術產業投資增長21.6%,增速高于全部投資18.0個百分點。工業技改投資增長17.6%,民生保障領域投資加大,社會領域投資增長11.8%。

      農業數量和質量雙提高。全年糧食總產量5446.8萬噸,比上年增長1.7%,糧食單產實現新突破,全年畝產達到438.5公斤,比上年增長2.1%,全年豬牛羊禽肉產量721.8萬噸,比上年增長3.3%。全年農業產值10190.6億元,成為了全國農業生產總值首個“破萬億”的省份。

      經濟質量、尤其是實體經濟質量的提高,源于一系列科學有利的措施:

      堅決推進新舊動能轉換,產業政策目標重點指向十大產業:高端裝備制造、高端化工、信息產業、能源原材料、海洋經濟、現代農業、文化產業、醫養健康、旅游產業、現代金融。

      科學實施產業結構調整和產業升級,傳統產業改造提升與新型產業發展“兩條腿走路”。立足于山東的資源稟賦和產業基礎,不盲目追求哪個產業比例的提高或降低,只尋求最合適的產業結構,將運用新觀念、新技術、新工藝、新業態、新管理改造提升傳統產業作為重點,同時根據山東要素結構和質量及其潛力,選擇性地發展新興戰略性產業,使得產業結構調整和產業升級效益明顯。

      生產性服務業特別是金融業服務于實體經濟成效明顯。主要是:信息服務業務和物流業對工業、農業、海洋經濟的服務水平有所提高;技術和管理對農業的服務、促進農業產業化和提高經濟效益取得大的進展,特別是高新農業技術示范區建設進展比較快;通過體制機制改革,如普惠性金融、農貸擔保等,既支持了中小企業和農業,也盤活了金融資源。

      逐步地把產業政策的重點轉向生產要素,取得了初步成效。生產要素結構決定產業結構,生產要素質量決定產業質量或產業升級的上限。因此,政府制定產業政策、確立產業政策目標,不應把作用重點指向具體產業、企業和產品,那是市場選擇的結果,而應把重點放在源頭即生產要素上,包括公共物質資本、基礎性科學技術研發、教育和人才等,這往往是市場作用有限或失靈的領域。近年來,山東加大了傳統基礎設施的改造升級和新興基建的投資力度,為產業升級和經濟發展提供了更多更好的公共物質資本;在財政困難的情況下,加大力度組織一些產業核心關鍵技術的攻關;在人才引進方面,計劃軌和市場軌“雙軌并重”,讓人力資本有價、金融化、可作為貸款依據或抵押,對吸引人才前來創業產生了很好的效果。

      激發潛力、拓展空間、深化改革,不斷取得更大突破

      2021年和“十四五”期間以及更長時期,山東經濟發展仍然擁有巨大潛力和空間。

      首先,有著良好基礎的山東制造業具有比較大的發展空間,國內外市場潛力都比較大,暢通國際國內雙循環對山東制造業發展也是比較大的機遇,關鍵在于提高技術水平、優化供給結構。

      其次,2020年開始大量增加的基建項目、基建投資,經過一定的滯后期,在2021年將會對經濟增長產生更加明顯的促進作用。從長遠看,交通、新能源、信息等領域的基建項目完工,將為經濟高質量增長提供強大后勁。

      再次,康養產業、數字經濟等新經濟領域,已經在基礎設施、人才和技術等方面積累了一定基礎、蓄積了一定力量,從2021年開始將會有比較明顯的增長。

      第四,對超大城市經濟和城市群經濟重要性的認識進一步提高,并且采取了一系列措施!笆奈濉睍r期將是山東核心城市和城市群經濟發展的黃金時期,尤其是濟青雙核城市發展及其帶動能力有望上一個臺階,對提高山東創新能力和經濟質量產生重要作用。

      最后,山東農業還有巨大發展潛力,鄉村振興戰略很大程度上為農村和農業發展提供了良好基礎,山東農業科技水平和產業化水平提高空間很大、具有可行性,農村基礎設施的建設也會給農村經濟發展增加動力。

      與此同時,山東經濟進一步發展也面臨一些困難,需要注意一些問題:如新舊動能轉換任務還很重,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動力還需進一步加強;雖然近年來控制和化解金融風險的措施成效顯著,但仍不能掉以輕心,提高認識、強化防控還是非常必要的;要及時轉變城市經濟發展方式,走集約化城市發展道路,關鍵是提高單位城市土地面積的GDP、財政收入和人口承載量;要繼續深化經濟體制改革,主要是國有企業改革、國有資產管理體制改革和金融體制改革。改革的目標是既要擴大市場機制的作用、激發市場主體的活力,又要清除市場垃圾。要遵循中央“優化結構、有進有退、有所為有所不為”的要求,調整國有企業存在領域和范圍;國有資產管理體制和公司治理結構改革,要遵循減少管理層級、減少非生產性人員和支出、降低交易成本、適應市場機制、激勵與約束結合、提高決策效率、避免形式主義和外行干預的原則;金融體制改革,主要是改革國有控股銀行和其它金融機構,以提高其適應國際國內市場能力,鏟除或打擊金融領域以圈錢套利為目的、扭曲和擾亂市場、制造或放大金融風險的各類金融機構。

      (作者系山東大學經濟研究院院長)

    返回首頁>>

    責任編輯:李士環

    相關新聞
    狼人青草久久网伊人_朝花夕拾读后感_三男一女吃奶添下面_富二代RICHMAN官网APP..._人妻激烈的娇喘连绵_一本大道香蕉高清视频